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爆笑洞房:邪王的萌狐妃》爆笑洞房:邪王的萌狐妃下载 第28章小家伙的不凡(修) 爆笑洞房:邪王的萌狐妃耽美狼

《爆笑洞房:邪王的萌狐妃》爆笑洞房:邪王的萌狐妃下载 第28章小家伙的不凡(修) 爆笑洞房:邪王的萌狐妃耽美狼

发布时间:2020-09-21 14:26:1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
小说作者:路遥漫漫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路遥漫漫原创小说《爆笑洞房:邪王的萌狐妃》,主角是那只,余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假如落天音仔细看,就会发现,他手里拿着的公文上面的字体都是倒着的,显然心思并没有放在公文上面。墨倾寒面上却是一本正经,毫无破绽。

>>>《爆笑洞房:邪王的萌狐妃》在线阅读<<<

《爆笑洞房:邪王的萌狐妃免费试读


假如落天音仔细看,就会发现,他手里拿着的公文上面的字体都是倒着的,显然心思并没有放在公文上面。墨倾寒面上却是一本正经,毫无破绽。

落天音乌溜溜的眼眸里闪着一丝小幽怨,主动跳上男人的腿上,趴好。然后伸出嫩嫩的小爪子,去扯男人宽大的袖袍,但她忘了收起锋利的爪尖。

“撕拉”一声,衣服的袖摆被划拉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墨倾寒这才转过脸来,满脸的无奈。清冷的视线落在,小家伙一脸:“我很无辜,求抚摸”的无辜大眼中,心,霎时柔软得一塌糊涂,就算想开口责备,也心软得说不出口了。

当柔软的掌心再次落在身上时,落天音满足的眯起了眼眸。倾泄的眼缝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精光。

内心满满都是得逞后的得意。全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越来越向萌物的方向进化了。

墨倾寒一边给怀里的红毛团子顺着毛,一边观察着小家伙舒服的眯着小眼,一脸餍足的小模样。

心里微微一动,开口道:“小家伙,不如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落天音一听这话,双眸蓦然睁开,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

落天音虽然没有养过宠物,但是,她前世的一个好闺密是个绒毛控,没事就喜欢往家里养些猫猫狗狗,而且给取的名字,一个赛一个的通俗易懂,简单好记。

什么小黑,小白,肉肉,团团……

对于闺密的这种恶趣味,她不止一次的吐槽过。

闺密每次都回一个你不懂的眼神,还振振有词:“你没看出来,我都是按照它们身上的特色取的名么。”

想到这茬,落天音还真怕男人简单粗暴的给她取个,小红,红红这样恶俗的名字来。

不要不要,坚决不要!!

只是想一想,她都觉得心口仿佛梗了一根刺般的难受。

所以,还不等墨倾寒开口。落天音动作灵活的跳上案桌,乌黑的眸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小爪子抽出一张宣纸来,然后抱起墨倾寒方才搁置在桌上的毛笔。

先沾了沾墨,然后颇有大家风范的在摊开的白色宣纸上,挥毫泼墨白,那架势,还似模似样的。连同身后的狐狸尾巴张扬的左右摇晃,好不得意。

不过一会儿后,毛笔”啪嗒“一声掉落了。

毛茸茸的爪子毕竟不如人的灵活,勉强能握住毛笔,但一使劲就会松落。

落天音试了几次,每次都是一使劲,又“啪嗒”一声掉落下来。

忙活了大半天,白色的宣纸上已经是墨迹点点,脏污的不能看了。

落天音懊恼的抓抓脑袋,爪里的笔一扔。

重新抽出一张干净的纸张,这一次,落天音很干脆的一张嘴,用牙咬住毛笔的笔端,这下总算能稳稳的落笔了。

落天音水灵灵的眼眸里闪着小得意。

却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这一系列的举动落在墨倾寒眼里,是如何的匪夷所思!?

墨倾寒眼眸微闪,他不知道小家伙有什么神秘的来历,就这份不平凡足以让许多人眼热觊觎。

《爆笑洞房:邪王的萌狐妃》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路遥漫漫)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那只,余光)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路遥漫漫)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爆笑洞房:邪王的萌狐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那只,余光),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爆笑洞房:邪王的萌狐妃

爆笑洞房:邪王的萌狐妃

作者:路遥漫漫类型:仙侠奇缘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路遥漫漫)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那只,余光)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路遥漫漫)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爆笑洞房:邪王的萌狐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那只,余光),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