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墨雨染江山》血染江山 第十六章 酒楼的小道消息 墨雨染江山GL

《墨雨染江山》血染江山 第十六章 酒楼的小道消息 墨雨染江山GL

发布时间:2020-06-09 14:22:2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山药粥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墨雨染江山》是山药粥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程君墨,陈应先,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这该死的家伙,还不从人家的身上下来?!左边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看到那张女人脸和别的女人亲密她就觉得有点不爽。她不知道怎么了,可

>>>《墨雨染江山》在线阅读<<<

《墨雨染江山免费试读


这该死的家伙,还不从人家的身上下来?!左边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看到那张女人脸和别的女人亲密她就觉得有点不爽。她不知道怎么了,可是看到程君墨那有点委屈的表情,她就想通了,这个家伙就想他儿子一样,哪个母亲看到自己儿子和陌生人在一起会高兴呢?嗯,没错,就是这样子。

想明白了的左边雨豁然开朗,她忙拉开了两个人,将程君墨拖着走,一边走一边说:“姐姐啊,别看了,我们该回家了!”

被扔下的姑娘本来想叫住他们的,奈何听见了左边雨的那声“姐姐”,她转念一想,也是,那个人张的那么漂亮,有哪个男人长成那样呢?肯定是个女扮男装的,嗯嗯,这么一想,她也就放弃了,继续看东西。

左边雨一口气拉着程君墨跑了一条街才停了下来,她一停下来就踮起脚用手指头戳着程君墨的额头,不怪她,这个人实在是比她高太多,虽然她不想承认。

“你这个家伙到处惹祸?就不能消停点吗?!”

“可是,娘子啊,是你先踹的我呀!”某人憋着嘴,一脸不服气。

“你给我闭嘴,我说话别插嘴,要不是我把你拉出来,人家姑娘万一让你负责我看你还怎么办,感谢我还来不及呢,你还埋怨?再哭,再哭我打你了啊!”左边雨一副泼妇状,看着程君墨成功地在她的威力下生生将眼泪憋了回去终于满意地笑了。

可是,这是在大街上,她发现她们两个的周围早就聚集了一群人。那些人正对着她指指点点,“这个女人真是凶悍啊,你看她相公都快哭了。”“是啊,母夜叉呢!”“哎呦,这样的女人可真不敢要!”“那个男的真可怜,长的这么好看却娶了河东狮般的娘子,可怜哦~”

“……”左边雨内心的阴影面积可以摧毁一座山。

她左看右看,终于看到了附近有一座酒楼。生平第一次觉得“好客居”这三个大字给她带来了救命恩人一样的感动。她拉着程君墨的急匆匆地逃离了人群,一头钻进了酒楼。

程君墨憋笑憋的都快肚子抽筋了,这个人哦,他一开始就是故意让她踢他的,也是故意扑进人家身上的。没想到她真的会生气,看着那些人骂她而她急得恨不得打洞的样子,他不得不想说,自己真的觉得好有趣。啊!

他忙带着两位去了楼上的雅间。可是程君墨到了楼上却选择了一处能看见楼下动态的一个月小隔间,并且吩咐小二上些吃的来。

小二虽然奇怪,但是也没多话,乖乖地下去了。

“坐在这里干什么,挤的慌。”左边雨喝了口茶,不满道。

“你可知道,我今天带你出来的目的是什么?”程君墨摇了摇扇子。

“还能干什么,不就是打探消息吗?可是你这忙活了半天,一个影子怕是都没见到,要我说直接潜进陈晓言的住所,抓个人问一问就得了。说不定咱们现在都在家中吃饭了。”

不理会左边雨的抱怨,程君墨道:“我平常没事的时候,喜欢出来跑跑,因为不仅能散心,还可以听到很多有趣的事情,当然有些事情不能当真,但是也是有迹可寻的,比如,这陈家公子消失的事情。”

左边雨转了转眼珠,好像理解了他的话,程君墨也不再多说,低头喝茶。

等到菜上来后,楼下好像有人附和程君墨一样,果然有人将话题扯到了这突然消失的陈家小公子的身上。

“嘿,听说了吗?昨天,这陈左相的府里又出来找人了。”

“不会吧,这人还没找到呢?”

“那你以为呢,不过我听说这陈小公子好像是被人给抓走的,还有人看见了!”

“什么呀,不是那样,我挺顺眼这小公子啊,是看破红尘,去庙里当了小和尚去啦!哈哈!”

“你就瞎扯吧你!”

“嘿,你还不信,我有个亲戚在陈府做事呢,他告诉我的还有假?”某个自称亲戚在陈府的人正半斜着身子,一边喝酒一边说着话。

目前看来好像只有他的话有些依据,大家都停止了反驳,认真地听着他说,这人喝了点酒,一下子又多了这么多观众,当下得意地添油加醋地说了开来。

“来来来,听我说啊……”

左边雨在楼上笑的差点打翻了杯子,这不怪她,主要是那个人太过于荒唐了。要说这贪图人间烟火的陈晓言都能看破红尘的话,她现在早就是响誉一方的师太了好吗?

程君墨无奈地摇了摇头,左右看了一下,突然对着左边雨说:“这个人,估计活不过今晚了。”

“怎么了?”突然听到这话的左边雨也不笑了,她疑惑地看着程君墨。

“你看。”程君墨收起扇子,用它指着一楼角落里的两个人。

这两个人长的很普通,都穿着粗布衣服。是那种丢在大街上就找不到的一类。可是他们的眼神却死死地盯着那还在说个不停的人。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其中的一个人立马抬起了头看向了这边。

程君墨勾了下嘴角,这个隔间是用木帘子挡住了,外面的看不清里面,可是里面却能将外面看的一清二楚。

左边雨和程君墨都是练武的人,怎么会感受不到那看过来的眼神里面带着的杀气。

她刚刚不过才看过去,对方就立马反应过来了,这样的身手。左边雨眯了下眼睛。

“看来,这个醉汉说的话,也并不都是无稽之谈。”

“的确。”

仲夏的夜晚,微风阵阵。空气中飘散着草木的清香,夹杂着虫鸣。如果这个时候在亭子里喝着酒吹着风会是一件很美的事。

可是,此时的左边雨和程君墨只能趴在屋顶上面喂蚊子。

左边雨早就等的不耐烦了,程君墨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件黑不溜秋的布将他们两个遮住了。这导致她只能和这个家伙趴在一起。夏天本来就热,她都有点流汗了。还在这里喂蚊子,连打都不能打,她气的直咬牙。

再看看旁边的人,一身清爽的样子,哪里有流汗的迹象?左边雨都怀疑他是不是只穿了一件衣服。正当她忍不住想要拉着程君墨的领子想要数一数他到底穿了几件衣服的时候,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她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李天今天喝了不少酒。中午赵家的小子和他打赌输了,他要求他请他去迎客居喝酒,对他们这种平民小百姓来说。去迎客居喝酒那是多美的事情。但是因为价钱实在是昂贵。所以还是很让人肉疼的。一开始赵家的小子死活都不同意。后来在他拳头的威逼下,那小子咬了咬牙,最后还是不得不点了头。

从中午就和别人胡天海地的扯到了天黑,他才慢悠悠地准备回去。

这李天晚上眼神不太好,又喝了酒,就向店家要了一个小灯笼,提着摇摇晃晃地出了酒楼。

这边的巷子靠近民宅,虽然有些阴森,但是大多数夜归的人或者是清晨急着摆摊的小商贩还是会选择走这条路回家,李天平常并不会走这条路,但是今天实在是太晚了,要是再迟的话,家里的婆娘指不定怎么揪着耳朵骂他呢。

突然,一阵风吹去,手中的一抖灯笼掉了。李天抱怨了一句,准备弯腰去捡起来,但是这个时候,灯笼被人用石头从空中打烂了,微弱的烛火闪了闪最后还是灭了。

这李天反应迟钝的脑子这个时候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像是印证了他的话一样,从巷子深出里,走出来两个人,这两个人戴着狰狞的面具。一身黑夜像是墨水一样,一人手里拿着鞭子,另一个则拿着一把刀,在黑夜里闪着冰冷的光。

李天吓的不能动了,他不知道这两个人是干什么的,但是他们绝对不是什么好人这是肯定的。

一阵风闪过,李天感觉脸上一疼,他还来不及反应,自己脸上的一道肉就被那带刺的鞭子勾了过去。顿时鲜血如水般顺着脸颊往下流。

李天惨叫一声,整个人都疼的打冷颤,酒醉被这痛感都弄没了,他下意识地掉头就跑,可是那鞭子又一勾,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又是一鞭子。他的腿往下一跪,这下子跑都跑不了了。

那个拿刀的人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抬起刀就往他砍去,李天最后看到的景象就是那散发出冷光的刀锋冲着他的脑袋砍去。

血腥味开始充斥着巷子。左边雨皱了皱眉,突然,程君墨拉着她往旁边一跳,躲过了那条迎面而来的鞭子。

“阁下是何人?”黑衣人之一冷冷地看着他们。

“我还以为他们只会杀人呢,没想到还会说话。”程君墨像是没听见他们的问题一样,对着左边雨道。

左边雨清晰地感觉这两个人身上的杀气浓了起来,和这巷子里的血腥味有的一拼。

二话不和就动手这句话貌似并不只是用在江湖人的身上,现在在场的四个人,这次也体会到了江湖上的规矩。

《墨雨染江山》 精彩点评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山药粥)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程君墨,陈应先),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墨雨染江山

墨雨染江山

作者:山药粥类型:架空状态:已完结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山药粥)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程君墨,陈应先),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