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强占相妻,君王欺上瘾》强占弟妻 免费试读 强占相妻,君王欺上瘾Mary

强占相妻,君王欺上瘾

架空连载中

《强占相妻,君王欺上瘾》为恶魔果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终于到了会堂口。 沐灵灵远远地就见一群人在会堂里,只为等着她。 堂中坐着一位六旬老人,是里面年纪最长的,他面色冷峻,威严,白花花

阅文集团|更新:2020-05-29 07:21: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强占相妻,君王欺上瘾》为恶魔果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终于到了会堂口。 沐灵灵远远地就见一群人在会堂里,只为等着她。 堂中坐着一位六旬老人,是里面年纪最长的,他面色冷峻,威严,白花花

《强占相妻,君王欺上瘾》免费试读

终于到了会堂口。

沐灵灵远远地就见一群人在会堂里,只为等着她。

堂中坐着一位六旬老人,是里面年纪最长的,他面色冷峻,威严,白花花的银碎夹杂着几缕黑发,坐姿犹如顽石一般坐落在位置上,一动不动,衣着整齐而又华丽。再下面的几乎是一片的粉脂,其中自然也有真正的杀人凶手,何兰心。

越是接近,沐灵灵发现他们看自己的表情越是怪异,吃惊得好似看到了怪物?随之粉脂们个个扶袖偷笑,好不畅快。

“让她跪在屋外,不得进来,免得污秽了这间屋子。”只见老头儿见到她人来的头一句话就是这个。

他对着自己的手下摆了摆手,盯着沐灵灵一直表情就厌恶冷得能射出冰霜,眼底里闪着各种嫌弃,好似多看她一眼都能脏了自己。

对方好不客气,她人来,上坐没有,连个门也不让人踏进,这是多大的歧视。

这上了年纪的大爷会是谁,自己的相公?沐灵灵一阵冷汗,他都可以当她的爷了,他还有什么资本嫌弃她,她才恶心他呢?

沐灵灵跪在屋外的长廊上,等待着问话,她相信严府上下这么多人,眼前男人阅人无数,又是这里最大的主,应该知道她是清白的吧,虽还搞不清自己嫁给了谁,但眼前人她可是知道的,听他们嘴上说的,他可是当朝元老,丞相大人啊。

严世江打量起眼前的沐灵灵,微眯起双眼,要不是自己亲眼见到,他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眼前的女人她是贤良王十分疼爱的小师妹?

她那不对称的脸,几处的红斑好似得了什么皮肤病一般,会不会是什么可怕的传染病?

这般一想,严世江倒吸一口冷气,侧过脸对上旁边坐着的何兰心,口气婉转得如亲爹般问道:“何兰心,昨日你与柳烟接触,身上可有异样?”

“异样?没有啊。”何兰心瞟了瞟门外的女人,要不是护卫带来,要不是她的这身喜服,要不是她那熟悉的眼神,自己还真认不出眼前的丑八怪就是昨日的娇娘,那时的她可美的不可方物呢。

可能是柴房虫鼠太多,地上又脏感染了吧,总之,没让公公相公见到她的花容月貌就是好事。

“嗯,没事就好,但还是小心一些,回去多洗几次澡,别让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占染了身子。”说完,还厌恶的看了看门口之人。

不干净的东西,这话是多大的羞耻,沐灵灵几乎咬碎了牙,冷视着屋里的每一个人,个个有着丑陋变形的嘴脸。

现在就算堂上的严世江请她进这屋,她也不乐意与她们同污。

别以为他们是什么心思她就猜不到,不想破了与大皇子友好的关系,硬逼自己娶了不喜欢的人进来。

自己这般阶下囚的模样全是拜那边还悠闲喝茶女子的错。

沐灵灵侧脸看向该死的何兰心,看她一脸就怕别人不知道她家开珠宝店的样,就让沐灵灵一阵想呕。

趟若自己要死,那么她也要想尽办的拉何兰心一齐下地狱,恨不能现在就以最快速冲进屋里掐死她。

何兰心坐在那边屁股刺得慌,看着沐灵灵瞪自己的眼神,就想起那两老妈子断飞掉的手,她的脖子之处总是那么凉凉的。

“你在想什么,何兰心可怀着严家的种,敢在老夫的眼皮底下耍花样,找死。”严世江一眼就瞟出了沐灵灵的思,她毫不隐藏的全身散出浓浓杀气,全指向何兰心一人。

自己府上的事,严世江自然是知道的,只要何兰心能延续严家香火,再多杀几个奴才又有何妨,嫁祸给她人更又何妨。

严世江抬手,对着空气狠狠地一捉眼前人。

沐灵灵顿时身子一轻,悬空漂浮,脖子好似被人掐住,只能出气,不能进气。双脚不着地的也跟着乱蹬起来。

“唔……唔……”不自觉得沐灵灵开始双眼上翻,舌头也伸出了口外。

就在她快失去意识前,沐灵灵看清了这屋里全是一窝一样的人,虽然有男有女,但他们都是恶魔的化身,巴不得她快死掉的扬嘴裂笑着。

呸,扭曲的嘴脸真难看,擦再多的粉穿再华丽的衣服,你们还是一个个的癞蛤蟆,我死后,化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尽管沐灵灵对上严世江毫无还手之力,但她的内心依旧不所畏惧。

“别以为你嫁进来,我严府就认了你这个女人,你永远不是严府的人。”严世江对着快被掐死的沐灵灵松开手的甩去。

“咚!”沐灵灵被人甩在屋外的红木柱上,跌倒在地,一大口的鲜血吐了出来,骨头震裂,五脏受损,没死也没了半条命。

她狼狈的趴在地上,痛得大汗淋漓,痛青脸的抬头望向屋里的那个人,凌厉的目光不减一寸。

“那我在严府又算什么?”沐灵灵原想着,怎么为自己辩护她不是那个杀人凶手,可不曾想,根本不需要那一环节,对方就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了。

“算什么,不就一个杀人犯么。”那边一直坐笑看事态的何兰心,手轻扶她的肚子,不经意的插嘴了一句。做为一个真正的杀人凶手,她现是严府最珍贵的人,自己做的事定是黑的,那也是白的。

“我不是杀人犯,杀人犯是你,你对自己身边做事多年的老妈子都动手,可见你就是毒妇,比蛇蝎还毒的毒妇,今日身边老奴都可以杀,指不定哪日为了家财,肆杀全家。”那女人不是会编么,反正这一家,不论奴才还是主子,个个全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人,自己还用得着客气着。

沐灵灵对上瞪着她快瞪掉眼珠子的严府老头,一字一句的又道:“只要她娃娃落地,明天的明天,就是你的死。”

“咔!”椅把突然粉碎,眼前的女人还敢咒他死。

严世江坐着,瞪着沐灵灵一动不动,但他全身明显的一股气流上冲,引得周边桌子,桌子上的茶杯都为之颤动。

他双目充血,想杀她之心早就蠢蠢欲动,手中的拳头也是嘎嘎作痒。

要不是还有大皇子的那层关系在,他恨不能一掌送她上路。

《强占相妻,君王欺上瘾》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恶魔果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何兰,严世江)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恶魔果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强占相妻,君王欺上瘾》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何兰,严世江),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