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烈明》烈明小说下载 妖孽受 烈明强攻

烈明

历史已完结

主角是朱平安,路振飞的小说《烈明》此文是睿士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完了,该来的还真来了!而且居然来的这么快!” 饶是朱平安早已有了心里准备,可乍一听到流贼大军逼近凤阳的消息还是有些恍惚。 看多

阅文集团|更新:2019-06-19 14:05: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朱平安,路振飞的小说《烈明》此文是睿士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完了,该来的还真来了!而且居然来的这么快!” 饶是朱平安早已有了心里准备,可乍一听到流贼大军逼近凤阳的消息还是有些恍惚。 看多

《烈明》免费试读

“完了,该来的还真来了!而且居然来的这么快!”

饶是朱平安早已有了心里准备,可乍一听到流贼大军逼近凤阳的消息还是有些恍惚。

看多了穿越小说,里面的无所不能让朱平安青睐不已。可一旦真的身处于这个动乱的年代,朱平安却发现一个人的力量其实是多么的渺小。

穿越者所具备的知识优势,在这个时代中能发挥的作用是及其有限的。工业和经济的发展是有着其自身规律的,任何想要脱离实际的念头都是注定要吃苦头的。一颗螺丝钉、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铸具模件看似简单,却包含着科技与工业上百年前行的积淀与传承。

所以,如今的朱平安只能在能力范围之内,尽可能的去尝试着将后世的点点滴滴与现在一点一点的对接起来,努力实现脑海中仅有的一些知识在当下的实际应用。

组织军户参加正规军事训练,并按照后世的薪酬制度和管理体制对百户所士卒进行改造,便是朱平安开始的第一项尝试。所幸,效果还算不错。

“少爷,反正已经弄了不少银子。要不,咱们想办法趁乱将王爷救出来,一起逃走吧!”曹无伤香香吐吐的说道。

“跑?”朱平安没好气的翻翻白眼,曹无伤这家伙白长了一副好皮囊,说出的话却是完全不经过大脑。“往哪儿跑?王爷是朝廷的罪宗,我是兵部挂号的百户,跑不出南直隶就会被抓回来,难道到时候一起被斩首示众吗?”

“那怎么办啊?”曹无伤也没了主意,顿时有些慌乱起来。

“我命由我不由天!不过是一场厮杀而已!”朱平安狠狠的挥了一下手臂。

“大狗”,随着朱平安的一声高喊。不远处,刚刚轮值回来的小旗张大狗带着几个士卒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大人,有啥吩咐?”昨晚见识了朱平安的一系列手段,大狗此时一见到他,满眼都是崇拜的小星星。

“二狗呢?”朱平安问道。

大狗挠挠头,“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东西,从昨天开始便有些闹肚子,听说今天也没参加Cao练!“

朱平安挥挥手,“管不了那么多了,传我的命令,你、二狗和岳锦峰即刻升为总旗,每人指挥一百名兄弟。我之前吩咐匠户准备的特制枪头还有钢刀,全部给弟兄们换上!”

“要上阵?”大狗又惊又喜。

这货纯粹是个没脑子的浑人,和兄弟张二狗都出身于辽镇边军。辽镇被满清逐步蚕食,兄弟两个就带着老娘跑回关内,在凤阳这边投靠段喜年做个亲兵,朱平安来之后,便被分配到他的麾下。这辈子没什么喜好,除了喝酒吃肉就是上阵厮杀,倒是他的兄弟二狗心思还算细腻些。

朱平安的脸色沉重下来,“告诉兄弟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回去将家人安置好,一会儿我让咱们百户的军需官洪胖子过去,每人二两银子安家费。战事结束,运气不好阵亡的,每家再发五两银子。当然,立了军功更有重赏!”

不到一个时辰,乱匪再次逼近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凤阳城。凤阳城立刻陷入混乱当中,百姓们纷纷收拾行李,携家带口的逃亡,剩下无处可以投奔的老弱妇孺只能是一家相拥着无助的哭号。兵马司的巡检们也没了心思维持治安,就连班Cao军和护陵新军都开始有了逃兵。

中午时分,巡抚衙门终于有了动作。凤阳府锦衣卫千户所在巡抚路振飞的调度下开始调动巡检整顿治安,当街斩杀了十余个趁乱抢劫的**和混混。凤阳知府、布政使司、按察使司等衙门的主官也都分散到各处,召集壮丁配合官军各部守城。

可问题是,现在的凤**本没有城墙。洪武年间完工的凤阳城,内含一百零四个坊市,是仅次于北京和南京的陪都。也是天下数一数二的雄城。只是因为当时国力有限,外廓的城墙只是夯土而成的土垣。之后历经数代帝王,也只是在土垣的基础上,于外部包裹一些城砖进行加固。因此,凤阳的城墙看似雄浑,其实不过是外强中干。当然,这也是因为,凤阳位居帝国腹心,历来便未经历过战事,既无外敌之忧,也就没有修建坚固城墙的必要。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崇祯八年时,流贼一战而下凤阳。除了凤阳当地百姓承担徭役赋税沉重,暗自与流贼串通勾结的原因,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便是凤阳武备废弛、城防虚弱。

到了如今,当年流贼的一把大火,烧毁了皇陵、公私邸舍和太祖皇帝朱元璋兴建的龙兴寺以及陵区内的三十万棵蟠松。除此之外,凤阳四周仅剩的土垣城墙也全部被夷平。无险可守,拿什么来对抗流贼的两万大军?

段喜年回来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脸上挂满了凝重。不用猜朱平安也知道,这位指挥使大人此时一定是彷徨失措、没了主意。要不是他身后还跟着一群凤阳府的文武大员,恐怕这时候早已经收拾家当准备溜走了。

居中是一位中年文官,相貌清矍,颌下一缕短须,一身带有云雁补子的正四品文官的绯袍。正是时任凤阳巡抚的路振飞。一双眸子布满忧思,但却精光四溢。看到空荡荡的校场,路振飞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刚刚要回身说话,却一眼看到了正在整队训练刺杀的朱平安所部。

路振飞闭上了嘴巴,又转回身体,双手倒背在身后,饶有兴致的看起Cao练来。

一众文武官员面面相觑,都不敢随意插言。凤阳镇守太监卢九德和皇陵镇守太监石应诏也在其中。

朝廷要调整镇守中官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作为凤阳的两个中官首领,心里也都打着各自的主意,但表面上却是一团和气。两人都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站在了路振飞身后半步的位置,也开始打量起校场中的Cao练来。

不一会,卢九德便惊奇的喊出声来,“这是谁的兵?”

段喜年赶忙跑上前去,“回禀卢公公,是下官高墙卫所辖百户所的士卒!”

卢九德点点头,露出一丝笑意,“不错、不错,虽然方法有些古怪,不过倒是有些实效!”

唯有石应诏不易察觉的摇了摇头,“不知所谓!“

一旁的路振飞赞同的点点头,“卢公公出身御马监,精通兵事,既然卢公公都说这些士卒不错,那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卢九德笑着微微一拱手,“路大人客气了,大敌当前,咱们凤阳总算还有一支兵马能拿得出手,这就是我等的幸事啊!”

一旁班军、护陵新军的指挥使和千户们都缄口不言,互相看看,随即便将脑袋低了下去。

凤阳各司衙门的主官包括卢九德和路振飞以及石应诏都很清楚,肩上的守土之责不容有失。崇祯八年流贼攻破凤阳,凤阳知府颜容瑄等官员当场死难,士民被杀有一万多人。皇陵和龙兴寺被焚,引得崇祯帝震怒,凤阳巡抚杨一鹏、镇守太监杨泽都被赐自尽。如果此次凤阳再度有失,那在场的这些文武大员一个个都别想全身而退。

但凤阳城目前毫无屏障,当地的武备满打满算不过六千余人,实在是不堪大用,除了向南京告急,就连一向以干练著称的路振飞和卢九德也是一筹莫展。

路振飞看了一会,向段喜年招招手,“去把这个百户唤来!”

身后的一大批文武官员顿时松了口气,一个个不约而同的向后撤了几步。路振飞和卢九德交换了一下眼色,同时叹了口气。

“下官高墙卫百户朱平安见过巡抚大人、见过卢公公、石公公、诸位大人!”朱平安单膝跪倒。

路振飞点点头,示意朱平安起来回话,“你练的兵不错,就是不知道上了沙场又能如何呢?”

“保境安民、唯死而已!”朱平安深谙回答领导问话时的技巧,因此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这一下,就连路振飞和卢九德都有些动容了。卢九德问道:“朱百户读过书?”

“曾跟随夫子启蒙而已!”

这个回答让路振飞更为满意,他确实没想到军户中居然有军官是读过书的,这使得他对朱平安更是增添了些许好感。“乱匪大兵压境,你觉得凤阳城能守得住吗?”

这句问话就多了一层考校的意味,让一旁的段喜年着实为朱平安捏了一把汗。

“回巡抚大人的话,依照目前的局面,绝对守不住!”朱平安想了想,果断的回答道。

“放肆!”石应诏忍不住喝道。

路振飞倒是露出了一丝笑容,“石公公不必动怒,难得这少年百户道出实言。如今的危局如泰山压卵,守是死,不守亦是死。且听听他有什么见解也好啊!”

“你来说说看,如果你是凤阳主将,将会如何破局呢?”路振飞饶有兴致的问道。

“两个办法。第一,坚壁清野。乱匪此来,所为不过是钱粮二字。他们就像一群蝗虫,得不到好处,军心浮动,自然一哄而散。第二,退守皇城、固守待援。如果下官所记不错,路大人奉旨重建凤阳,是带了一大批钱粮而来的。这些粮草如今正好派上用场。皇城已经修葺完毕,城高墙厚,绝对可以阻挡乱匪的攻势……!”

“黄口小儿、一派胡言,皇城是凤阳中枢所在,岂能容黎庶小民进入!”石应诏不由分说打断了朱平安的话。

路振飞皱皱眉头,就连卢九德也露出一丝对于石应诏的不满。

“崇祯八年,乱匪攻破外城,时任凤阳镇守太监杨泽杨公公,为保皇城不失,便下令军民退入皇城据守,之后与援军里应外合逼迫乱匪退兵。石公公不会不记得吧!”朱平安冷冷的说出了这一番话。

“你……!”石应诏张口结

《烈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