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裙带关系》小品裙带关系参演人物 LOLI控 裙带关系女王受

裙带关系

出版已完结

《裙带关系》是王树兴写的一本出版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裙带关系》精彩章节节选: 1 姜松岩离开宝川市以后,叶弘庆幸自己事先知道姜松岩到关港市对重点排污企业进行调研的消息,要不是他提前赶到宝川进行了安排,不知道

|更新:2019-06-18 00:12: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裙带关系》是王树兴写的一本出版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裙带关系》精彩章节节选: 1 姜松岩离开宝川市以后,叶弘庆幸自己事先知道姜松岩到关港市对重点排污企业进行调研的消息,要不是他提前赶到宝川进行了安排,不知道

《裙带关系》免费试读

1

姜松岩离开宝川市以后,叶弘庆幸自己事先知道姜松岩到关港市对重点排污企业进行调研的消息,要不是他提前赶到宝川进行了安排,不知道要捅下多大的漏子。

百密一疏,叶弘能够想到姜松岩对关港市的调研,有可能将宝川市作为第一站,赶到宝川市以后他立即进行了安排。但没有想到的是,姜松岩一行快要到宝鼎时,周围的村民要揭他的底,要“拦轿告状”。事后市公安局治安大队的林大队长将缴获的横幅给叶弘看,他又惊又气,出了一身冷汗。横幅上既然有跪求这两个字,证明村民们是想用极端的方式对付他,向姜副省长施加压力。要是跪一排农民下来,事情就大了。这年头不管谁向谁下跪都是惊天新闻,倘若再被人搞到网上去,网民一激愤,更是不可收拾。

要重谢林大队,还有柯易平。柯易平的一句话也起了大作用,他们都功不可没。

在姜松岩他们离开宝鼎以后,柯易平在叶弘面前介绍起姜松岩,说他是环保专家,糊弄他很难。他在基层待过,做过泊州市的市委书记,有丰富的基础工作经验。他就差说姜松岩的老家是平江市的。

叶弘诧异柯易平对姜松岩的了解,而神情兴奋的柯易平倒是没有说出他和姜松岩之间的关系。他也是刚刚才知道的。他就是兴奋,就是话多,一种情绪亢奋而产生的不由自主。柯易平让叶弘想想,要是姜副省长知道了医院里的事情会是一个什么情况,他可不是好敷衍的。

这句话话提醒了叶弘。医院里的事情他一直没有理会,没有认那个账,一直不承认与宝鼎公司有关。现在,他要赶紧拾遗补漏。

白天一帮闹事的人好不容易收拾了,要是他们成心让姜松岩知道,告到他那里去,抖出医院的情况就麻烦了。必须让那几个住院的小孩离开医院,问题是这几个小孩的家属工作难做,这些人一直在要求宝鼎公司承担责任,到他公司里面闹过,也不断到宝川市环保局、信访办这些部门上访过。

叶弘有他的办法,宝鼎公司用的工人大多是附近村子里的,他们和那些住医院里的孩子或亲戚或邻里,他搞连坐能搞出一大串。姜松岩在医院里看到的那个中年汉子孩子住院,他本人就是宝鼎的工人。宝鼎公司当晚召集与病者有亲戚关系的员工开会,强调利害关系——

你要捧公司的饭碗就要去做工作,动员医院里的人先回家,过两天再去住院。

“不就是看个病嘛,治好了不就没事了?”叶弘软硬兼施,立即出院的享受公司80%医疗报销,不肯出院的一分钱也没有。

做病人家属工作不用去医院,直接找到他们门上。一户人家被几个宝鼎的人软磨硬泡,到最后都答应了出院。被医院扣住的人也没有出什么差错,整个过程可谓有惊无险。

等到姜松岩离开宝川市,叶弘是有办法继续糊弄下去的。他对国家环保政策吃得很透,知道目前怎么钻空子最有效,当然也知道在宝川市搞有色金属和化工不是长久之计,这碗饭吃一天是一天。李盛文在副省长任上提醒过他,此一时,彼一时,早点转向,见好就收。这种情况下冒险做的原因是因为利益牵动。国家环保政策的收紧使一些化工厂难以为继,熬得住的因此就占了不一般的便宜。叶弘在宝川市的四家企业数宝鼎有色金属有限公司和钛粉厂最赚钱,能捱一天是一天,他不会轻易放弃的。再说,这些年的经营,使他在宝川这个地方如鱼得水。削足适履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有大鞋子穿何乐不为?

经历了这一场,叶弘对柯易平说:“兄弟,我上次和你说的是实话。我要帮你,人抬人才好,我是靠朋友帮忙才做到今天的。你能事事为我想周到,你是我的朋友。”

柯易平对叶弘的话有些不屑。

为什么?因为姜松岩在他生活中出现了。还有,这个口口声声要帮自己上位的生意人凭什么啊?

柯易平做梦也不会想到姜松岩居然到了Z省,还是分管环保口子的副省长。自从他决定和沙红霞回Z省以后,A省泊州那个据说和沙家有点世交的姜松岩就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姜松岩调北京他也一点都不知道。

按理说,柯易平应该早知道姜松岩任副省长的信息,Z省报纸、电视台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有关他工作的报道,省环保厅有一份在全省环保厅发行的内部刊物《环境保护》,2009年几乎每期都有分管省长的指示精神和工作动态,他只要翻几期就能够看到。但到了宝川市的柯易平就是没有关注到,直到在局里听说姜松岩副省长要到宝川市来调研,刘局长带一帮人火烧屁股一样地为迎接姜副省长做准备时,柯易平对姜松岩这个名字还是不敢相信。直到他翻出几册《环境保护》,看到上面有关姜松岩的内容,他这才相信是真的。当时要不是办公室有人,他会高兴得叫出声来。

本来柯易平是不用去宝鼎公司的,局里没有安排他什么事。他赶过去,于是就有了在姜松岩面前的一幕。姜松岩不认识他,他们没有见过面,自然不知道他是沙老太的女婿。柯易平在姜松岩面前讲平时和沙红霞、沙老太学的平江方言,应该是别有用心。他从姜松岩惊讶的神情中知道,姜松岩注意到了他,尽管当时没有说什么,问什么。还有,姜松岩居然与他握手了。这让他多少有点受宠若惊。

事后柯易平对自己在叶弘面前多话、变相提醒过叶弘有一些后悔。

另外,给沙红霞打电话报姜松岩喜讯时,告诉她自己在姜松岩面前学说平江话也不应该。告诉她这些干什么呢?她听他这么说很是生气。

柯易平在管理科的办公桌和几个办事员放在一起,经常到管理科来的刘局长是知道的。这天他又来时突然一拍脑袋,像是才发现了这个问题:“小柯你怎么坐在这里?”

柯易平当然不会因为办公条件不好有意见,说挺好的,都适应了。刘局长说不行,要将柯易平的办公桌移到邬科长办公室里。

说动就动,刘局长走后不久局办立即通知了邬科长。

这突如其来的待遇让柯易平难免想入非非,不由得联系到姜松岩身上。

或许是前两天在宝鼎集团时刘局长向姜松岩介绍了他后,姜松岩对他的平江口音感到好奇,向刘局长打听过他?

事情往好处想,就……

管理科在柯易平到来之前没有设副科长,邬科长独坐着一间办公室,柯易平的办公桌搬进去后办公室还宽敞得很。按理说此前邬科长应该替柯易平考虑过这件事,柯易平就想过,认为邬科长一定不喜欢有人和他合用办公室。很简单,这样不如一个人方便,做领导的工作上的事务不是什么都能够公开。

果然如此,柯易平坐到邬科长办公室屁股还没有热,邬科长接一个电话时便让人家过一会儿打过来,还将声音压得低低的,显然是碍着柯易平在面前不方便。

柯易平识相,马上站起身来出去,跑到其他办公室找人闲聊了一阵,过很长时间在办公室门口听里面没有声音再进去。

进办公室时邬科长笑嘻嘻的,看来一定处理好了什么重要事,对柯易平给的方便很开心。他转到柯易平面前来,让他将和同学吃饭的两张发票给他,柯易平犹豫了一下,从钱包里翻出一张,也只有一张。便说还有一顿花费不多,没有要人家发票。邬科长看了发票上的金额,立即就打开自己的公文包,取出一沓百元钞抽下十多张给了他。见柯易平不好意思伸手接,上前一步将钱递到柯易平面前,说他也就是垫一下,说好了拿去处理的,没问题。

柯易平接过钱要表个姿态,便显得很不过意的样子说:“为难您了吧?!”

邬科长满不在乎地说:“就这么个小事还谈得上为难?你以后要是有三千、五千的开销,记住开发票。商场的票开办公用品,酒店的票开会务费。找个单位报两张发票不成问题。”停顿了一下,又补充:“就算谁知道了,也不算问题!”

打这以后柯易平只要听见邬科长接电话的声音压低下来就走开去,一点也不嫌麻烦,邬科长也不觉得歉疚,欣然、坦然,习以为常。

邬科长与柯易平的关系越发好了,这是明显的,看得见的。以前尽管经常在一起吃喝,话却说得不多。现在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话多了,话题也很广泛,不仅仅是说工作上的。

周五下午叶弘打电话给邬科长,约他晚上一起吃饭,他放下电话就约柯易平晚上一起去。

柯易平想多知道一些叶弘的事情,就迂回地说到叶弘所提到过的护身符。邬科长说确实有这样的东西,并不是什么秘密,是宝川市政府发的VIP卡,发了几十张,他也看到过,有名片般大小。宝川市的报纸和电视台都宣传过,说是方便到宝川市投资的客商,为他们建一条绿色通道。宝川市人民医院,还专门在门诊部设有一间诊室,凭VIP卡去看病都不用挂号。不过这种东西到有些客商手里被派上了其他的用场。传说有一次警察到洗浴中心查嫖娼卖淫,一个客商在里面搞小姐,衣服都懒得穿,从门缝里将卡递给警察,警察看一眼再从门缝里还进去,一声不吭就走了。

柯易平笑了,说这简直就是“良民证”,在省城想象力再好也想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邬科长说,地方上也难,要给客商别的地方没有的实惠,只有搞这

章节在线阅读

《裙带关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